香港地产大亨离世 郭炳湘:家族、帝国与命运

尊龙d88.com

2018-10-23

  观点地产网10月20日,港岛深水湾道21号大宅外,港安医院大堂内,聚集了大批媒体。 两个月前,香港地产大亨郭炳湘因中风入院,此后一直昏迷,其身体器官机能衰竭,只能靠插喉维持生命。   当天早上,院方已在其家人同意下拔管。

  在随后的一天,郭炳湘妻子李天颖及其家人发出声明证实郭离世一事,至此,这位曾经多次登上报纸头条,掀起城中热议话题的郭氏长子,在家人及亲友的陪伴下平静辞世,享年68岁。   在富豪及权贵家族史上,长子都是最优势人群。

他们含着金汤匙出生,往往面临着亘古不变却又精心安排的命运:灌输精英教育,按父母之命完成婚姻大事,继承并守护家族的权力及财富。 任何浪漫与自由的念头,都是对这种宿命安排的挑战。

  “忠厚耿直”的郭炳湘却是那位挑战者。 外界对郭炳湘的印象,至今还停留在他身上的诸多娱乐化标签:“绑架”“私奔”“红颜知己”“争产”等。

世人皆知他因张子强的绑架而性情大变,又称他爱美人不爱江山,而在一连串的事情叠加下,最终酿成一个不可协调的矛盾,爆发出一场“世纪争产案”。   在这场争拗中,郭炳湘面对的并不仅仅是单个人,而是包括其母亲、弟弟乃至妻子儿女等人在内的整个新鸿基家族。

因此,在个人与家族的传承对抗中,郭炳湘或许注定是悲情的一方。

  据港媒称,郭炳湘辞世时家人神情平静,多名合作多年的老臣子陪伴在旁。

  他的红颜知己唐錦馨“没有机会”到医院探望,最终亦未能陪伴在侧。

  郭氏家族帝国  郭炳湘出生于1950年,是香港传统豪门新鸿基地产郭氏家族的长子。

  1990年,其父郭得胜因心脏病逝世,留下庞大的商业帝国。 彼时的报道称,在郭得胜离世前,新鸿基地产的市值已经较1972年时膨胀了63倍,高达254亿港元,成为香港最大的发展商。

  按照当时的遗嘱,长子郭炳湘接任董事局主席及行政总裁,次子郭炳江及三子郭炳联分任董事副总经理。   与众多香港富豪一样,为了保障家族财富的传承,郭得胜煞费苦心。

其将郭家持有的新鸿基地产的权益放到了一个基金当中,而信托基金代理人为郭得胜遗孀邝肖卿,而郭氏三兄弟及其家人则分享基金股权。   与此同时,郭得胜还在遗嘱中规定,郭氏兄弟未有私自处置其名下家族基金股权的权利。 这意味着,郭氏兄弟在享有家族基金股权收益的同时,仅能以职业经理人的方式管理其家族事业。

  这种“家族资产整体打包”的方式,将家族成员捆绑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也使得郭氏家族二代的过渡被认为是稳定的接班结构。   在这样一种家族传承中,早期的郭炳湘也时刻恪守长子的本分以及责任,与兄弟三人组成牢不可破的铁三角,带领家族企业攀上更高峰,中环广场、中心、四季汇、环球贸易广场、西友(沙田)公司、九龙巴士等等,都是他们的辉煌战绩。

  那时,外界对这三兄弟的印象,从来都是兄友弟恭的样子,他们是业界公认了的子承父业的最成功的家族企业之一,媒体从来都不吝啬对他们的赞美之词。

  但裂痕或在1997年郭炳湘“绑票案”结束那一刻起,便悄悄种下。 当家族与个人在天平上称量的时候,将利益捆在一起的信托基金,似乎也成了束缚郭炳湘命运的一根绳子。    郭炳湘的命运  作为长子,郭炳湘自然深得郭得胜的疼爱及栽培,郭炳湘也没有辜负其父的期望,外界称赞他“忠厚耿直,老成持重,颇有祖上之风”。

  不过,在这位郭家长子的内心中,似乎也有着叛逆与反抗的一面,三十多岁时单方面宣布与父亲为其指定的妻子顾芝蓉离婚,并与初恋情人李天颖私奔便是其中的一例。

而在后来的家族传承中,郭炳湘似乎也是那位出局的反抗者。   从早期的兄弟同心,到后来的分崩离析,事情的转变似乎要从1997年的绑架案说起。 据传,当时郭炳湘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重获自由后性情大变。

  当时还有传闻称,当时绑匪索要的赎金高达20亿港元,在郭氏家族的一番讨价还价之下才将至6亿港元。 在赎回人之后,郭氏家族内部又对这笔钱的权属责任出现多次争论,最后是邝肖卿出面调停,指郭炳湘是因为出任主席才会成为被绑架目标,算是代家族受罪。 多年以后,郭炳湘在跟友人私下说起此事时,依然感到忿忿不平。

  绑架事件为此后的家族团结留下了隐患,但在外界看来,最终的导火线却是一位名叫“唐锦馨”的女子。 在绑架案之后,唐锦馨逐渐走进受到心灵创伤的郭炳湘心里,此后甚至介入新鸿基的决策之中。   不仅是郭炳江、郭炳联两兄弟,就连母亲邝肖卿也感觉到了唐锦馨对郭氏家族一致的威胁。

但一如多年前与李天颖私奔,即使面对父亲的经济封锁也丝毫不妥协一样,这一次又再面对自己的感情,郭炳湘依然不妥协,直接导致了2008年与家族的决裂。   事实上,在这场博弈中,作为家族信托基金的控制者,郭老太才是最终的话事人。   2008年10月,取代郭炳湘成为新鸿基地产董事会主席的郭老太以个人名义发布公告称,已对家族信托基金进行重组,“郭炳湘的家人”是信托基金三分之一权益的受益人,而非之前的“郭炳湘及其家人”。

郭炳湘的幼弟郭炳江和郭炳联以及两人的家人是信托基金剩余三分之二权益的受益人。   一字之差,就已经意味着郭炳湘失去了家庭信托基金的收益权,也意味着在这场豪门争夺中,郭炳湘失去了作为长子的财产继承权,被逐离家族。

  郭炳湘并不甘心,在被迫退下新鸿基地产主席一职、又被家族信托基金剔除在外之后,其自立门户成立帝国集团,多次带团到内地考察项目,又入股长实亚皆老街项目,并累积不少土地储备,项目投资逾百亿元。

  在此过程中,为重返新鸿基,郭炳湘亦有不少动作。   在2012年3月梁振英当选特首的三天后,新鸿基陷入巨额行贿贪污案,公司董事局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调查,更牵出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贪污案。

大部分媒体均倾向认为,这一案件实为郭炳湘举报。

  不过,令外界惊讶的是,后来纷扰多年的争产案迎来了世纪大和解,2014年2月,新鸿基发出通过称,郭氏家族成员就处理家族权益一事达成共识,郭炳湘、郭炳江及郭炳联将获得相同数量的股权,条件之一是要郭炳湘脱离家族企业。

  往事成烟,如今随着郭炳湘的离去,无论是绑架悲情、红颜知己还是兄弟反目,一切皆以成为过往,仅留下些许话题供后人感怀。